您的位置:首頁 > 國內新聞

“今天是陛下和妹妹的大日子,臣妾作為一國之后,理應來賀?!?/h1>
時間:2019-08-12
?

  上京城外張燈結彩,十里紅妝,紅色的綢緞掛滿了上京城里的每一根樹枝,遠遠看去,是一片紅色喜慶的海洋。

  無數百姓在長街兩旁伏身跪倒,口中不斷念著:“貴妃娘娘千歲千千歲?!?/p>

  長長的儀仗隊看不到頭,中間一頂金龍含珠的大紅鑾轎被八個當朝武將穩穩抬著。

  金龍大轎,八人抬轎——這可是皇后才有的待遇。

  無數百姓看了不勝感慨,皇帝納貴妃,用的可是皇后的儀仗。

  想當初皇帝還是太子的時候,太子妃入東宮不過就是尋常百姓娶妻的步驟,就連喜轎也不過是四抬的。據說先皇當時十分震怒,可是太子以勤儉為由三言兩語地擋了過去,反而贏得了朝堂內外一致贊揚。

  喜轎抬到了宮門外,被穩穩的放下。

  

  半柱香后,一個太監匆匆忙忙地跑出來,說:“怎么回事,怎么娘娘還沒進宮?皇上已經等不及了!”

  喜娘陪著笑臉:“不是說皇家納妃,新娘子都要在宮門憋性子憋上半個時辰?當初皇后娘娘還是太子妃的時候,等了整整一個半時辰才讓進去,這可是禮部的流程!”

  太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說道:“什么流程不流程!皇上見娘娘沒來,這會已經氣得不得了!誰敢給貴妃娘娘憋性子,就是在給皇上使性子呢!”

  喜娘一聽,臉色慘白地喊道:“那怎么辦!吉時還沒到呢!”

  太監擺擺手:“什么吉時不吉時的,真是個死腦筋,快進來吧!再多等一會,我們全部都要受罰!”說著就示意守衛趕緊將宮門打開。

  鑾轎再次被抬了起來,長長的紅色儀仗緩緩的進入了皇城里。

  “娘娘,那邊就是皇后的鳳棲宮?!毕厕I旁,一個丫鬟小聲的對轎子里的新娘說道。

  新娘透過珠簾看了一眼鳳棲宮外的宮墻,朱紅的唇揚起一絲意味不明的笑意。

  鳳棲宮里,冷冷清清。

  一個太監抱著拂塵,站在跪拜的眾人面前,趾高氣昂地念著圣旨:“傳皇上口諭,今日朕大婚之喜,舉朝同慶,皇后身體不適,不宜外出,安心在鳳棲宮內休養,欽此——”

  太監的聲音拖得老長,像是一把薄薄的刀刃,劃在鳳棲宮每一個宮人的心上。

  跪在最前方的女子伏在地上磕了一頭,波瀾不驚地說:“臣妾領旨?!?/p>

  太監走后,她沒等到身后的宮人相扶,就利落地站了起來。

  “小姐——”

  蘇眠月回頭,看著她的貼身女官碧蕪,莞爾一笑道:“你今兒是怎的?老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p>

  碧蕪恨恨地看著門外,眼圈通紅:“奴婢為小姐不值!”

  蘇眠月遣散了宮人,留了碧蕪在身邊,挑了挑她的下巴:“我在這里錦衣玉食,有何不值?!?/p>

  “小姐!”碧蕪氣的跺腳,指著門外罵道,“誰不知當初小姐對陛下一往情深,若不是小姐當時以命相拼,相爺是斷斷不會將小姐嫁給陛下的?!?/p>

  碧蕪說著眼中泛著淚花,“現在好了,小姐您陪著陛下奪下了這江山,但是陛下卻要和另一個女人享受您努力的果實。小姐,奴婢不甘心?!?/p>

  “不甘心是么?沒事,我們也惡心惡心他!”蘇眠月淺淺地揚了揚嘴角,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碧蕪,我們走?!?/p>

  碧蕪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蘇眠月就信步往鳳棲宮外走去。

  朝陽殿外,百官命婦跪了一地,所有的宮妃都跪在云階兩旁,鐘磬鼓鳴之聲不絕于耳,如此喜慶的場合之上,獨獨不見皇后的身影。

  云梯的頂端,年輕的帝王身著大紅的喜服,高大俊朗,卓爾不凡,一向冷酷的臉上此時也如春風化水,滿是柔情。他看著臺下穿著鸞鳥喜服的女子,一步一步走上云階,臉上洋溢著無上的喜悅。

  新娘一步一緩,終于走上了云階,皇帝伸出手,想要牽著她走到高臺之上,不料此時,一道如玉盤落珠般清脆的聲音劃破了這喜悅的場景。

  “臣妾恭喜陛下再得佳人?!?/p>

  滿朝文武俱驚,不約而同地看向高臺之上緩緩走來的一名女子。

  只見她穿著牡丹織錦百鳥朝鳳的深紅長裙,純金的鳳冠底下是一張傾國傾城粉黛未施的小臉。她身姿如柳,看起來似乎一陣風就能刮倒,可是明明柔弱的身子骨,此刻卻像松柏一般停的筆直。

  來人正是天瀾國的皇后——蘇眠月。

  皇帝原本如沐春風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殆盡,他面如寒冰,怒火滔天地瞪著來人。

  “皇后不是重病在床?怎么這會跑了出來?!被实鄣穆曇魳O淡,卻蘊含了無盡的狂風暴雨。

  蘇眠月微微一笑,臉頰上的酒窩若隱若現,毫不在意皇帝震怒的神情,語笑嫣然地回道:“今天是陛下和妹妹的大日子,臣妾作為一宮之主,一國之后,理應在此?!彼纳袂槭值?,并沒有被皇帝臉上的慍怒所嚇倒。

  皇帝雙眼微瞇,牽著新娘的手,冷冷地瞪了她一眼。

  蘇眠月絲毫不受影響,繼續笑語盈盈,“皇后以下分位的女子進宮,需拜天拜地拜先祖,跪皇帝皇后,三跪六拜之后,方可禮成?,F在文武百官都看著呢,皇上,可千萬別給言官落了口實,以免以后朝堂之上因為皇帝陛下此舉物議沸騰,也讓妹妹在后宮難做人啊?!?/p>

  蘇眠月的聲音很輕,只有高臺之上的人才能聽得見,皇帝看著她,似乎想將她碎尸萬段一般。

  兩人僵持著,臺下的百官命婦還有一眾后妃不明所以,心中各有各的想法。

  

  良久之后,皇帝松開了新娘的手,語帶安撫:“卿卿,先委屈你一下?!?/p>

  蘇眠月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貴妃是戶部尚書顧鐘之女,單名一個靈,小字卿卿。

  皇帝不分場合這樣喚她,看來是真的愛她。

  蘇眠月和皇帝站在高處,看著顧靈跪拜天地。

  “蘇眠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皇帝的眼中閃過一絲冷光,吃人的眼眸瞪著蘇眠月,用只有兩人才可聞見的聲音說道,“不要以為你有蘇相撐腰,我就不敢動你?!?/p>

  蘇眠月不氣不惱,語笑嫣然道:“您是皇帝陛下,想誰生,想誰死,不就一句話的事?!?/p>

  “算你有自知之明?!被实劾浜咭宦?。

  顧靈禮成后,蘇眠月轉身離開,走時還不忘對顧靈說道:“本宮身體不適,以后妹妹就不用來鳳棲宮問安了?!闭Z罷,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揚長而去。

  顧靈身形微顫,似乎要暈倒在地,皇帝眼明手快,趕緊將她扶好,柔聲安慰:“卿卿,有朕在,沒人敢欺負你?!闭f罷,看著蘇眠月離去的背影,眼中劃過一絲陰鷙。

  蘇眠月施施然回到了鳳棲宮,碧蕪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跟著,但是一張小嘴就沒停過。

  “小姐,您這樣,陛下一定會生氣的?!?/p>

  “小姐,要不待會您去跟陛下認個錯,說您只是好心而已?!?/p>

  “小姐,要是陛下要懲罰您怎么辦?不過陛下很敬重蘇丞相,肯定不會把小姐您怎么樣的!”

  “小姐……”

  蘇眠月聽得頭都要炸了,她轉身,看著碧蕪,扶額嘆道:“我的小碧蕪啊,你話這么多,以后小心嫁不出去?!?/p>

  碧蕪嘴巴一撅,堅定地表態:“奴婢才不嫁人!奴婢要一輩子陪在小姐身邊,以后當一個老嬤嬤!”

  噗——

  蘇眠月忍俊不禁,她回頭拍拍碧蕪的肩膀,沖她豎起了大拇指:“好碧蕪,你的志向很遠大!”

  回到了鳳棲宮,蘇眠月喊道:“準備好飯沒?我餓了?!?/p>

  碧蕪苦著臉搖搖頭:“自從上次小姐您生病后,太醫們說小姐您是飲食過量,所以現在小姐您每日只有一餐可食?!?/p>

  

  飲食過量!蘇眠月看了看自己纖瘦的身材,那群庸醫還真敢睜著眼睛說瞎話,皇帝也真是夠狠,竟然這樣對待一個曾經助他登上大寶的女人。

  唉,罷了罷了,不吃就不吃,權當減肥了。

  她拉過碧蕪坐在對面的石凳上,問道:“我之前到底是生了什么???”

  蘇眠月話音剛落,碧蕪就抽抽搭搭地哭起來:“小姐遭人暗算,在飯菜里投了毒?!?/p>

  “那為何你剛剛說太醫們說我是飲食過量?”蘇眠月不解。

  碧蕪神色悲戚:“太醫們沆瀣一氣,小姐明明就是中毒,但是無人醫治。若不是奴婢曾經粗通一點黃岐之術,怕是小姐已經無力回天了?!?/p>

  碧蕪說著,眼淚再次嘩嘩嘩地往下流,她憤憤地跺腳:“若被奴婢知道是誰暗中加害小姐,奴婢定要他拿命來換!”

  文名:惑君顏

  蘇眠月看著碧蕪,不由苦笑。

  碧蕪這輩子估計做夢也想不到,真正的蘇眠月早就中毒而亡了?,F在的蘇眠月,不過是21世紀的一縷幽魂被附在這俱身體上。

  內容摘自公眾號,小說書城吧。

  圖源網絡,侵刪!

  • 友情鏈接:
  • 萬家新聞網 版權所有? www.salemonice.com 技術支持:萬家新聞網| 網站地圖

    孝感| 临猗| 泰兴| 东莞| 丹阳| 海南海口| 石狮| 遵义| 邹城| 潍坊| 海拉尔| 枣庄| 邹平| 亳州| 邯郸| 常德| 博尔塔拉| 阿坝| 枣阳| 博尔塔拉| 金昌| 鸡西| 广汉| 普洱| 简阳| 铁岭| 营口| 洛阳| 亳州| 阿拉尔| 海丰| 广饶| 玉林| 张掖| 汕头| 信阳| 荆门| 铜仁| 单县| 嘉兴| 平潭| 河池| 陵水| 塔城| 株洲| 新余| 泰兴| 保亭| 朝阳| 玉环| 新乡| 黔南| 烟台| 吉安| 广安| 那曲| 吉林| 梧州| 和田| 河北石家庄| 七台河| 武夷山| 玉树| 台北| 乐清| 丹阳| 如皋| 高雄| 邹平| 义乌| 安康| 乐清| 苍南| 营口| 惠东| 库尔勒| 咸宁| 新沂| 宁德| 常州| 偃师| 三亚| 铜陵| 海拉尔| 宿州| 玉环| 醴陵| 山东青岛| 阜新| 无锡| 渭南| 台山| 桐城| 攀枝花| 鄂州| 高密| 萍乡| 喀什| 宁波| 茂名| 泗洪| 莆田| 六盘水| 云南昆明| 项城| 潮州| 定州| 甘孜| 石嘴山| 喀什| 平凉| 鞍山| 巢湖| 新沂| 儋州| 贺州| 哈密| 信阳| 泰兴| 北海| 绵阳| 武夷山| 项城| 姜堰| 绍兴| 濮阳| 克孜勒苏| 三河| 潍坊| 信阳| 宁德| 长兴| 章丘| 厦门| 张北| 崇左| 大庆| 惠东| 揭阳| 仁怀| 景德镇| 汕尾| 珠海| 甘孜| 鄢陵| 武夷山| 铜陵| 宿迁| 绍兴| 雄安新区| 长葛| 赣州| 永州| 大连| 图木舒克| 陵水| 天长| 铜川| 定州| 东台| 芜湖| 琼海| 和田| 晋中| 大同| 乐平| 阿拉尔| 馆陶| 基隆| 甘肃兰州| 黄南| 中山| 枣阳| 张家口| 邳州| 湘潭| 昭通| 澄迈| 宿州| 佳木斯| 绍兴| 青海西宁| 朝阳| 海拉尔| 固原| 晋中| 五家渠| 神农架| 喀什| 台中| 牡丹江| 金坛| 平潭| 鹰潭| 燕郊| 兴安盟| 毕节| 单县| 海东| 揭阳| 怒江| 运城| 东阳| 莱芜| 诸暨| 鄂州| 宜昌| 昌都| 青州| 周口| 徐州| 武安| 牡丹江| 驻马店| 大兴安岭| 宝鸡| 眉山| 驻马店| 洛阳| 慈溪| 嘉善| 呼伦贝尔| 吐鲁番| 白山| 桐城| 宁波| 郴州| 金华| 台山| 连云港| 安阳| 宿迁| 吉林| 克拉玛依| 宝鸡| 惠东| 抚顺| 达州| 雄安新区| 长葛| 阳春| 许昌| 辽宁沈阳| 鹤壁| 兴安盟| 余姚| 眉山| 牡丹江| 沧州| 泗阳| 德阳| 海门| 西双版纳| 玉林| 吉林长春| 宁波| 吕梁| 湛江| 包头| 荆州| 灵宝| 昆山| 蚌埠| 赣州| 阿里| 海门| 长葛| 南通| 福建福州| 龙岩| 白山| 山东青岛| 兴安盟| 牡丹江| 金坛| 黔西南| 黔东南| 百色| 喀什| 信阳| 怀化| 淄博| 三明| 湛江| 张北| 东营| 新泰| 铁岭| 哈密| 白银| 郴州| 大同| 东台| 昌吉| 自贡| 楚雄| 吕梁| 绵阳| 伊犁| 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