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國內新聞

給你講故事:林太太和她的女兒

時間:2019-08-24

  云眠醉情感昨天我要分享

  中國的東南部,有一個小村子,村子里的人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每個人都活得非常自在,整個村子的就像一家人一樣,幾家人互相分享好吃的,吃完飯一起啐嘴,那小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有一天,村子里蓋起了一間洋房,紅磚綠瓦的,在村子里格外顯眼,幾天過后,來了幾輛高級的轎車,村口的王阿姨和李大媽就是整個村的喇叭,車還沒停呢,她們就傳開了,整個村的人都知道了,引得全村的人都跑出來一探究竟,還在吃奶的孩子都被抱出來了,先前昏昏欲睡的小腦袋現在拼了命地往外看。

  車的引擎聲消失了,停在洋房前面,一位看起來保養得很好的婦女帶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十多歲小姑娘下了車。小姑娘似乎沒想到這么多人圍在這附近,稍稍慌了神,婦女的眉頭緊緊地皺起,很不習慣被這樣圍觀,可是隨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快速地走到后車廂,把里面大大小小的袋子拿了出來,笑著向村民走去?!斑@段時間我們母女搬來這邊,和大家一起生活了,這是我們帶來的禮物,大家不要客氣哈!”剛說完,手里的袋子就被王阿姨和李大媽拿走了,臉上笑開了花,“好呀好呀,大家一起住,好照應,好照應……”說了一大通客套話后,王阿姨和李大媽才離開,走前還戀戀不舍地看著那棟洋房和源源不斷搬進里面的家電。洋房前面只剩下了那兩位母女。小女孩似乎想發牢騷,被婦女拉扯著進了洋房,嘴里還小聲說著:“我們現在只能住在這里了,別給我耍小性子……”

  就這樣,這兩位省城來的母女在這里住了下來,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久,村民們也了解了這兩位母女。那位保養得很好的婦女叫林太太,是省城一家大公司老板的妻子,如今來這里養病呢,那個姑娘是大老板的千金,叫做美麗,人如其名,臉上又白又嫩,像是能掐出水一樣。她們可不像村子里的那些人,吃完飯在家門前嘮嗑,也不喜歡在村子里面多走動,總是呆在小洋房里。

  夏天熱得發慌,蟬在樹上拼命地叫著,省城來的那兩位母女已經在這里住了快一年了,美麗也在村子里的學校上學,村子里的學生,閑著無事干, 一到夏天都喜歡爬樹抓蟬,男生光著膀子在小溪里捉魚摸蝦,女生挽起褲腳,互相潑水,很是舒暢。但是不管是什么活動,美麗都不參與其中,她穿著飄飄長裙,就像一只高傲的天鵝,在班上靜靜地坐著,從來不跟著一起搗亂,是老師們心中的好學生,乖乖女。班上的男孩子可喜歡她了,經常主動送她回家,但有些女生卻看不慣她的高姿態。

  隨著住的時間越長,大家漸漸發現不對勁,林太太的丈夫沒有來這里看過她們,嬸兒們的飯后閑談幾乎都圍繞著這個問題了。

  “不會是因為生了個女娃娃,所以夫家不要她了吧?”

  “有可能,不然怎么沒見過孩子她爸?!?/p>

  “我覺得不會,美麗多聽話呀,要是我家姑娘有她一半好就了,再說了,她們那天來的陣仗可大了呢!怎么是夫家不要她們了?”

  “要我說呀,美麗的媽媽就是個三兒,正妻容不下她們……”

  大家都在七嘴八舌討論著,誰也沒想到,在不遠處,一個小姑娘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頭,下唇都被咬出血了,和她以往安靜乖巧的形象完全不符合。

  i1.go2yd.comimage.php?url=0Mew9uvkAy

  嬸兒們的八卦永遠傳播得那么快,第二天,美麗就在班里聽到女同學們圍在一起討論著她的家事,什么猜測的都有,她的生活都快被翻了個遍了,往日送她回家的男同學們也和她接觸少了,她感覺同學們和那位一直對她極好的老師看她的眼神都變了味,一整天,她都坐如針氈。

  當天夜晚,她拿著手機,看著通訊錄里備注著“爸爸”的那一頁面,痛苦地糾結著。她和名義上的爸爸并不熟悉,從小到大,只見了幾次面。終于,她下定決心,按下通話鍵。

  “爸爸,是我,我是美麗?!?/p>

  “美,美麗?噢,是你呀,你怎么突然給我打電話了?我不是說過了嗎,爸爸忙,不要經常給爸爸打電話。你媽媽沒告訴你嗎?”電話那頭傳來雄厚的男聲,但是卻沒有絲毫關心,大有要繼續一直教訓下去的意思。

  “爸!”美麗打斷電話那頭的聲音,“你來看看我和我媽,你把我們趕出來,扔在這邊一年了,好歹過來看看我們吧,這么久了,你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p>

  “美麗,爸爸說過,爸爸忙,有空會來看你們的,你媽媽要好好休養,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呢?”

  “爸,你要是不想別人知道你一堂堂公司老總包養小三,你就過來看看我和我媽,我要求不高,就是不想被別人說成我是沒爸的孩子,你自己掂量一下吧?!闭f完,也不等電話那頭的男人什么反應,立刻掛掉電話。

  幾日過后,村莊里又久違地出現了好幾輛高級轎車,再一次停在了小洋房前面,村子里的人再一次聚在了小洋房前面,這次從轎車下來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他似乎對這種被人圍著的場面見怪不怪,向大家點一點頭,就坦然自若地進入小洋樓了。原來,這個男人是林太太的丈夫林先生,村民們之前的疑慮完全消失了,嬸兒們覺得不好意思,也不再嚼舌根了。美麗終于覺得自己的生活舒適了很多。

  i1.go2yd.comimage.php?url=0Mew9uD8gm

  沒過多久,林太太被告知懷孕了,肚子有點尖尖的。林先生來的次數明顯比以前勤了很多,他每周都來,周末甚至還住在這里了,村子里經??吹搅窒壬鲋痔⒉降纳碛?,兩人似乎又回到當初戀愛時。到了快臨盆的時候,林先生干脆住了進來,就連一向不喜歡美麗母女的奶奶也過來了,天天給林太太燉湯,把林太太養得肥肥胖胖的。

  一天半夜,林太太的羊水破了,吵醒了家里所有人,林先生趕緊發動轎車,把林太太送到就近的醫院,一路上,奶奶一直在嚷嚷著?!伴_慢點,別傷了我的乖孫?!薄翱焐丝焐?,趕緊踩油門啊兒子?!蹦棠痰纳らT可大了,還一直說個不停,美麗聽了都覺得厭煩。

  林太太終于被推進手術室了,美麗冷靜地坐在凳子上等著,而奶奶就在手術室前轉來轉去,口中還念念有詞,“哎喲菩薩保佑,菩薩保佑,保佑生個白白胖胖的大孫子,給我們老林家傳宗接代啊,菩薩保佑!”

  天微微亮了,手術室的燈終于暗了下來,老奶奶第一個沖上去,問道:“醫生,醫生,怎么樣?我家大孫子健康嗎?”

  “大孫子?不是。是個小女娃。恭喜你們,母女平安?!?/p>

  “不不不,醫生,她懷孕時肚子尖尖的,鐵定是個男孩,你肯定看錯了,醫生,你再仔細看看!”

  “老人家,懷孕時肚子尖的不一定是男寶寶,這是沒有科學依據的,我們確定過了,是個女娃娃?!?/p>

  老奶奶聽完,立刻癱坐在地上,嘴里還念叨著:“我的孫子,我的孫子啊……”突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蹭的從地上爬起來,指著美麗罵道:“你個賤蹄子,你媽怎么那么沒出息,凈生女兒,怪不得我兒子不喜歡你們,趕緊滾,別礙著我眼,真是沒用……”老奶奶一直罵著美麗,而美麗的父親就在那邊靜靜地站著,仿佛什么都沒有看到。直到護士大喊“醫院內保持安靜”,老人家的聲音才停了下來。

  i1.go2yd.comimage.php?url=0Mew9u79s0

  那夜過后,林先生和老奶奶搬出了村子,村子里徹底找不到他們了,小洋房里倒是多了一名新的生命,林太太坐月子時,只有美麗在一旁幫忙看著,林太太還要照顧剛出生的女兒?,F在的生活和剛懷孕時簡直差天共地。如果說林太太之前還在為林先生心存幻想,現在倒是徹底的絕望了,他們不過是以為自己肚子里的是個男娃,才把林太太照顧得無微不至,一聽是個女娃娃,當夜便走了,毫無留戀。這一連串的事件讓村民們都蒙圈了,他們也不知道林太太一家人之間發生了什么。

  又一日,小洋房迎來了一個新面孔,是林先生公司的秘書,她穿著至少10厘米高的高跟鞋,畫著精致的妝容,好像也就20來歲,比美麗大不了多少。她趾高氣昂地走進去,居高臨下地看著林太太。

  “喲,這不是林太太嗎?怎么坐月子也沒人幫著干活兒呀!呀!我忘了,你生的又是女娃娃,怪不得林總立刻就走掉了。林太太你看,我為林總生了個兒子,不就能在省城和林總一起住嗎。老太太也喜歡我了,我家兒子呀……”

  美麗剛回到小洋房,便聽到這樣尖酸刻薄的聲音,她氣不過來,立刻沖進去抓住秘書的頭發,一把扯出門外,哪里是平時那樣溫柔的樣子,那位秘書在林先生家里養尊處優慣了,怎么受得了這樣的屈辱,立刻還手,兩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了,村民們沒見過這樣的場面,立馬把她們分開,美麗不依不饒,嘴里還罵著:“你個小三兒,還有臉來找我們了,趕緊滾!”邊罵邊把書包扔向年輕的秘書。

  這場鬧劇轟動了整個村子,所有人都知道了林太太一家子的事,前來關心她,之前那些啐嘴的嬸兒們更是愧疚不已。

  一個月后,林太太的月子坐完了,她們悄悄地搬離這個村子,誰也不知道她們什么時候搬走的。那棟小洋房還在村子里,獨一無二的,但是,再也沒有轎車進來了。

  文用戶1732

  收藏舉報投訴

達到當天最大量

  • 友情鏈接:
  • 萬家新聞網 版權所有? www.salemonice.com 技術支持:萬家新聞網| 網站地圖

    遵义| 铜陵| 兴安盟| 文昌| 安康| 盘锦| 赣州| 盐城| 昌都| 铁岭| 丹阳| 石狮| 黄冈| 吴忠| 山东青岛| 云浮| 厦门| 柳州| 昌吉| 靖江| 新余| 肇庆| 宁波| 盘锦| 永新| 滕州| 郴州| 铜仁| 姜堰| 湖州| 单县| 喀什| 寿光| 广饶| 惠东| 泰安| 汕尾| 塔城| 忻州| 唐山| 咸阳| 昭通| 内蒙古呼和浩特| 甘肃兰州| 阳江| 伊春| 自贡| 牡丹江| 偃师| 三门峡| 淮北| 娄底| 肇庆| 南京| 邹城| 韶关| 东莞| 崇左| 廊坊| 东方| 连云港| 汕头| 沧州| 玉树| 灵宝| 靖江| 毕节| 文山| 石狮| 澄迈| 阿勒泰| 黔南| 江门| 邵阳| 贵州贵阳| 灌云| 抚州| 池州| 丽水| 马鞍山| 潮州| 桐城| 庆阳| 盘锦| 安阳| 怒江| 海门| 西双版纳| 赣州| 大兴安岭| 赵县| 诸城| 长兴| 漯河| 塔城| 庄河| 鸡西| 石狮| 固原| 攀枝花| 邳州| 朔州| 济南| 云南昆明| 楚雄| 雅安| 杞县| 姜堰| 齐齐哈尔| 赵县| 随州| 普洱| 海拉尔| 如皋| 伊犁| 天门| 长垣| 广西南宁| 醴陵| 广元| 喀什| 吐鲁番| 宁波| 定安| 商丘| 安康| 海西| 澳门澳门| 巢湖| 高密| 泗洪| 汕头| 宜春| 贵港| 长垣| 绵阳| 扬州| 阿坝| 喀什| 沧州| 宿迁| 盘锦| 儋州| 长治| 西双版纳| 承德| 阳泉| 绥化| 舟山| 吉安| 潍坊| 南安| 顺德| 黔南| 龙岩| 新沂| 德州| 诸暨| 普洱| 吕梁| 西藏拉萨| 湛江| 甘孜| 巴音郭楞| 衡阳| 龙口| 博尔塔拉| 吉林| 唐山| 驻马店| 安徽合肥| 运城| 遵义| 新疆乌鲁木齐| 北海| 山东青岛| 宁国| 东台| 永州| 常德| 南安| 伊春| 神农架| 顺德| 枣阳| 宝鸡| 湘潭| 海宁| 固原| 南安| 黄石| 灵宝| 河南郑州| 达州| 本溪| 黑龙江哈尔滨| 周口| 巴中| 牡丹江| 昌都| 青州| 梅州| 雅安| 铜陵| 芜湖| 南通| 鄂州| 平潭| 泰安| 迁安市| 安阳| 吉安| 资阳| 兴化| 黑龙江哈尔滨| 博尔塔拉| 梅州| 诸暨| 黄冈| 金昌| 江西南昌| 湛江| 楚雄| 临沂| 五指山| 仁怀| 锡林郭勒| 韶关| 广元| 枣庄| 云南昆明| 保定| 宁波| 正定| 赵县| 新余| 海门| 德宏| 舟山| 呼伦贝尔| 晋江| 运城| 定安| 唐山| 新余| 溧阳| 朝阳| 铜陵| 临汾| 张掖| 长垣| 台北| 亳州| 库尔勒| 庄河| 仁怀| 沭阳| 许昌| 临猗| 甘肃兰州| 邯郸| 商洛| 焦作| 琼中| 南京| 安岳| 驻马店| 吉林| 云南昆明| 开封| 图木舒克| 瑞安| 江西南昌| 葫芦岛| 文山| 雅安| 南安| 南通| 桂林| 泰安| 玉溪| 永康| 辽宁沈阳| 沭阳| 肥城| 香港香港| 信阳| 辽宁沈阳| 遂宁| 长垣| 定西| 通辽| 承德| 广州| 大兴安岭| 晋中| 朝阳| 鸡西| 克孜勒苏| 迁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