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國內新聞

消失的阜陽中大街

時間:2019-10-14

  2019 我也要去旅行

  

  阜陽的中大街比北大街消失的要早一些,但消失的形式不同。北大街是整體拆除,不僅失去了北大街的形態,也把北大街的魂給弄丟了;中大街是升級改造,在長不足三里、寬不過十多米的街面上建造了一個全新的仿古建筑群。中大街不見了,但它周圍的街巷仍保留下來,像毛細血管一樣聯系著中大街這個大動脈,延續著中大街的繁華和喧囂。

  中大街是老阜陽人的俗稱,它的城市地理名稱為“解放中路”,北端與俗稱“北大街”的解放北路隔鼓樓相對,南端是阜陽城很有名的大隅首,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阜陽幾大錢莊、藥店、酒樓都集中在大隅首周圍。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大街被改造為“全國第一家按國際標準營建的全天候仿古批發、零售商城”,據說當時的商業價格已經達到每平方米3880元到6800元人民幣。古商城落成的時候,轟動皖北地區,似乎重現了宋代潁州城商賈云集、商埠林立的繁榮景象。從此,“中大街”漸漸遠離人們的視線和記憶,取而代之的是后來遭到無數人唾罵的“古商城”,這個暫且不表。

  在我童年的記憶里,“北大街”代表著傳統和含蓄,而“中大街”代表著時尚和開放。就像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剛剛改革開放后的中國南方和北方一樣,這點大致從對小街道的叫法上就可悟出一二。在中國,對小街道南方主要稱為巷子,北方稱之為胡同。在北大街的小街道有“連家胡同”、“張家胡同”、“郭家胡同”,在中大街更多的是“明倫巷”、“八家坑巷”、“劉上臺巷”等小街道名。北大街有百年老飯店“小有天”,中大街有“洞天春”;北大街有“麗芳”照相館,中大街有“美芳”照相館;北大街有百貨一店,中大街有百貨二部。解放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中大街逐漸取代北大街成為阜陽城的商業中心,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位于人民路的阜陽市百貨大樓的建成開業,中大街才漸漸褪去了它的光華。

  

  物我相眷,草木關情。行走在一場雪后的古商城中,我時而踱步時而駐足,或閉目沉思或明眸發現,竭力從眼前的蛛絲馬跡中尋找出鄉愁記憶中的酸甜味道。在古商城北門的西側,我記得原先是一家名叫“青年”的理發店。那時,阜陽城不僅有固定的理發店,還有走街串巷的剃頭師傅。他們用扁擔挑著剃頭的挑子,一頭是紅漆長方凳。凳腿間夾有三個抽屜,最上一個是放錢的,錢是從凳面上開的小長方孔里塞進去的,第二、第三個抽屜分別放置圍布、刀、剪之類工具。挑子的另一頭是個長圓籠,里面放一小火爐。上面放置一個大沿的黃銅盆,水總保持著一定熱度。下邊三條腿,其中一條腿向上延伸成旗桿,桿上掛鋼刀布和手巾。剃頭挑子的這種模式,從中國北方到南方也沒有什么兩樣,有個流行語就是“剃頭的挑子一頭熱”。如今,在阜陽的街頭巷尾還會看到類似的個體理發者,但這種特別傳統和講究的剃頭挑子卻很難見到了?!扒嗄昀戆l店”很大,店里大概有七八張可以調整高度和放倒的理發椅,洗頭的陶瓷面盆有三四個,墻上掛著男女各種發型的大頭像照片。對比街頭的剃頭師傅只會中老年剃光頭、年輕人剪平頭的單調,這里的理發師可以剪出“背頭”、“偏分”、“花卷”、“大波浪”等男女各種時髦發型。好多回,父親帶我來理發時,我總羨慕那些大青年,因為他們可以選擇自己的發型,指著墻上的照片說:“給我理個這個樣式?!蔽夷菚r認為最好看的發型是“偏分”,一大半頭發偏向右,一小半偏向左,分解縫明白整齊,整個頭頂呈優雅的弧形,再抹上發蠟,油光錚亮的,人顯得特別神氣??筛赣H每次都是和理發師傅說:“給孩子理個小平頭?!蔽揖桶蛋迪露Q心:長大了,我一定要理個“偏分”。

  

  “青年理發店”的南面是個布店,一字排開的柜臺是木質的,比我的個頭都高,柜臺上堆滿了各式花布,記得母親帶我來這買過幾回布。布店的對面是個五金店,賣些工具油漆什么的。布店南邊是個比較大的文具店,進店里要登上三四級水泥臺階。店里除了課本筆墨也賣樂器。有一次,我拿積攢下來的壓歲錢來這里偷偷買了一把吉他,被外祖母發現,說是不務正業,影響學習,逼著我又給退了。文具店再往前就是“美芳照相館”,但那時,我和家人還是去北大街的“麗芳照相館”多一些。

  我上小學的時候,外祖父還沒退休,在中大街的百貨二部當收銀員。放學的時候,我喜歡去外祖父上班的店里玩,順便和外祖父討要些零花錢。這家百貨店由好幾間房子組成,里面有二十幾組玻璃柜臺,靠房子一角有一個收款臺居高臨下,柜臺和收款臺之間有十幾條鐵絲相連接,紙幣和發票用鐵絲上的夾板來回傳送。這邊售貨員收錢開票,夾牢,伸胳膊猛地一推一甩,夾板“嗖”地就飛過去。那邊外祖父找錢蓋章后,夾板“嗖”地又飛回來。當時,我在想,要是把人吊在上面來回飛多好玩。多年后,我在旅游景區看到有人滑索道的時候,不由得想起了飛來飛去的那個小夾板。

  

  走走停停,我不知不覺地走到了古商城的南門,這里曾是叫“大隅首”的地方。北大街有個熱鬧的地方叫“專屬街口”,中大街最熱鬧的就是“大隅首”了。這里處于東、西、南、北四關的中心,商店林立,人口稠密。上了年紀的老阜城人還習慣以“大隅首”來代稱中大街這條老街。如今,中大街消失了,古商城沒繁榮幾年也衰敗了。這個曾經延續中大街繁華景象的古商城已經破敗不堪很久,甚至在交通、環境等方面嚴重影響了阜陽老城區的發展。近來有消息稱,這屆市政府正在進行調研論證,不久古商城的命運或將有變化。

  阜陽城市的建設越來越快,老阜城的風貌漸漸模糊不清。再見了,中大街。再見了,古商城。對于在外漂泊近二十年的游子來說,既欣喜地看到家鄉的發展和繁榮,又抹不去歸來時那濃濃的鄉愁記憶。

  

  阜陽的中大街比北大街消失的要早一些,但消失的形式不同。北大街是整體拆除,不僅失去了北大街的形態,也把北大街的魂給弄丟了;中大街是升級改造,在長不足三里、寬不過十多米的街面上建造了一個全新的仿古建筑群。中大街不見了,但它周圍的街巷仍保留下來,像毛細血管一樣聯系著中大街這個大動脈,延續著中大街的繁華和喧囂。

  中大街是老阜陽人的俗稱,它的城市地理名稱為“解放中路”,北端與俗稱“北大街”的解放北路隔鼓樓相對,南端是阜陽城很有名的大隅首,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阜陽幾大錢莊、藥店、酒樓都集中在大隅首周圍。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大街被改造為“全國第一家按國際標準營建的全天候仿古批發、零售商城”,據說當時的商業價格已經達到每平方米3880元到6800元人民幣。古商城落成的時候,轟動皖北地區,似乎重現了宋代潁州城商賈云集、商埠林立的繁榮景象。從此,“中大街”漸漸遠離人們的視線和記憶,取而代之的是后來遭到無數人唾罵的“古商城”,這個暫且不表。

  在我童年的記憶里,“北大街”代表著傳統和含蓄,而“中大街”代表著時尚和開放。就像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剛剛改革開放后的中國南方和北方一樣,這點大致從對小街道的叫法上就可悟出一二。在中國,對小街道南方主要稱為巷子,北方稱之為胡同。在北大街的小街道有“連家胡同”、“張家胡同”、“郭家胡同”,在中大街更多的是“明倫巷”、“八家坑巷”、“劉上臺巷”等小街道名。北大街有百年老飯店“小有天”,中大街有“洞天春”;北大街有“麗芳”照相館,中大街有“美芳”照相館;北大街有百貨一店,中大街有百貨二部。解放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中大街逐漸取代北大街成為阜陽城的商業中心,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位于人民路的阜陽市百貨大樓的建成開業,中大街才漸漸褪去了它的光華。

  

  物我相眷,草木關情。行走在一場雪后的古商城中,我時而踱步時而駐足,或閉目沉思或明眸發現,竭力從眼前的蛛絲馬跡中尋找出鄉愁記憶中的酸甜味道。在古商城北門的西側,我記得原先是一家名叫“青年”的理發店。那時,阜陽城不僅有固定的理發店,還有走街串巷的剃頭師傅。他們用扁擔挑著剃頭的挑子,一頭是紅漆長方凳。凳腿間夾有三個抽屜,最上一個是放錢的,錢是從凳面上開的小長方孔里塞進去的,第二、第三個抽屜分別放置圍布、刀、剪之類工具。挑子的另一頭是個長圓籠,里面放一小火爐。上面放置一個大沿的黃銅盆,水總保持著一定熱度。下邊三條腿,其中一條腿向上延伸成旗桿,桿上掛鋼刀布和手巾。剃頭挑子的這種模式,從中國北方到南方也沒有什么兩樣,有個流行語就是“剃頭的挑子一頭熱”。如今,在阜陽的街頭巷尾還會看到類似的個體理發者,但這種特別傳統和講究的剃頭挑子卻很難見到了?!扒嗄昀戆l店”很大,店里大概有七八張可以調整高度和放倒的理發椅,洗頭的陶瓷面盆有三四個,墻上掛著男女各種發型的大頭像照片。對比街頭的剃頭師傅只會中老年剃光頭、年輕人剪平頭的單調,這里的理發師可以剪出“背頭”、“偏分”、“花卷”、“大波浪”等男女各種時髦發型。好多回,父親帶我來理發時,我總羨慕那些大青年,因為他們可以選擇自己的發型,指著墻上的照片說:“給我理個這個樣式?!蔽夷菚r認為最好看的發型是“偏分”,一大半頭發偏向右,一小半偏向左,分解縫明白整齊,整個頭頂呈優雅的弧形,再抹上發蠟,油光錚亮的,人顯得特別神氣??筛赣H每次都是和理發師傅說:“給孩子理個小平頭?!蔽揖桶蛋迪露Q心:長大了,我一定要理個“偏分”。

  

  “青年理發店”的南面是個布店,一字排開的柜臺是木質的,比我的個頭都高,柜臺上堆滿了各式花布,記得母親帶我來這買過幾回布。布店的對面是個五金店,賣些工具油漆什么的。布店南邊是個比較大的文具店,進店里要登上三四級水泥臺階。店里除了課本筆墨也賣樂器。有一次,我拿積攢下來的壓歲錢來這里偷偷買了一把吉他,被外祖母發現,說是不務正業,影響學習,逼著我又給退了。文具店再往前就是“美芳照相館”,但那時,我和家人還是去北大街的“麗芳照相館”多一些。

  我上小學的時候,外祖父還沒退休,在中大街的百貨二部當收銀員。放學的時候,我喜歡去外祖父上班的店里玩,順便和外祖父討要些零花錢。這家百貨店由好幾間房子組成,里面有二十幾組玻璃柜臺,靠房子一角有一個收款臺居高臨下,柜臺和收款臺之間有十幾條鐵絲相連接,紙幣和發票用鐵絲上的夾板來回傳送。這邊售貨員收錢開票,夾牢,伸胳膊猛地一推一甩,夾板“嗖”地就飛過去。那邊外祖父找錢蓋章后,夾板“嗖”地又飛回來。當時,我在想,要是把人吊在上面來回飛多好玩。多年后,我在旅游景區看到有人滑索道的時候,不由得想起了飛來飛去的那個小夾板。

  

  走走停停,我不知不覺地走到了古商城的南門,這里曾是叫“大隅首”的地方。北大街有個熱鬧的地方叫“專屬街口”,中大街最熱鬧的就是“大隅首”了。這里處于東、西、南、北四關的中心,商店林立,人口稠密。上了年紀的老阜城人還習慣以“大隅首”來代稱中大街這條老街。如今,中大街消失了,古商城沒繁榮幾年也衰敗了。這個曾經延續中大街繁華景象的古商城已經破敗不堪很久,甚至在交通、環境等方面嚴重影響了阜陽老城區的發展。近來有消息稱,這屆市政府正在進行調研論證,不久古商城的命運或將有變化。

  阜陽城市的建設越來越快,老阜城的風貌漸漸模糊不清。再見了,中大街。再見了,古商城。對于在外漂泊近二十年的游子來說,既欣喜地看到家鄉的發展和繁榮,又抹不去歸來時那濃濃的鄉愁記憶。

——

  • 友情鏈接:
  • 萬家新聞網 版權所有? www.salemonice.com 技術支持:萬家新聞網| 網站地圖

    湘西| 迁安市| 三河| 天长| 绵阳| 招远| 台北| 巴彦淖尔市| 台北| 宿迁| 廊坊| 莆田| 天水| 连云港| 佛山| 延安| 泸州| 漯河| 攀枝花| 柳州| 文昌| 通辽| 姜堰| 铜仁| 德阳| 张家口| 黔南| 无锡| 红河| 襄阳| 荆门| 株洲| 三明| 博罗| 赵县| 鄂尔多斯| 启东| 德州| 宝鸡| 林芝| 定安| 松原| 广元| 吉林长春| 和田| 洛阳| 菏泽| 乐清| 四川成都| 恩施| 汕头| 吐鲁番| 灌南| 海西| 大兴安岭| 沛县| 商丘| 大丰| 和田| 深圳| 定州| 阳江| 商洛| 阜阳| 灌南| 双鸭山| 酒泉| 阜阳| 曹县| 资阳| 三沙| 昭通| 遂宁| 南安| 燕郊| 雄安新区| 临夏| 唐山| 铁岭| 和田| 大丰| 玉林| 大庆| 巴中| 万宁| 宜昌| 石狮| 恩施| 河池| 盘锦| 吉林长春| 赵县| 乌兰察布| 汕头| 岳阳| 黔西南| 保亭| 伊春| 开封| 邵阳| 河池| 灵宝| 广州| 遂宁| 盐城| 苍南| 珠海| 偃师| 东营| 定州| 荆门| 吴忠| 伊犁| 舟山| 东莞| 达州| 锡林郭勒| 赤峰| 吴忠| 正定| 齐齐哈尔| 和田| 宁波| 禹州| 宜昌| 固原| 长兴| 商丘| 台中| 桓台| 锦州| 三亚| 乌兰察布| 宁波| 山西太原| 咸阳| 三亚| 上饶| 衡阳| 那曲| 滁州| 赣州| 德清| 松原| 萍乡| 萍乡| 河池| 昌吉| 宁波| 昌吉| 鹤岗| 海门| 中卫| 无锡| 高雄| 辽阳| 乌兰察布| 濮阳| 平潭| 灵宝| 大庆| 济源| 南通| 蚌埠| 东台| 建湖| 定安| 广饶| 泉州| 巴彦淖尔市| 白沙| 慈溪| 铁岭| 朝阳| 大庆| 河源| 和田| 赣州| 桐乡| 新疆乌鲁木齐| 长治| 乐平| 资阳| 青州| 鹤岗| 天门| 遵义| 朝阳| 宜宾| 白城| 陕西西安| 清远| 泗阳| 邹城| 如东| 佳木斯| 大连| 厦门| 温州| 衡水| 中卫| 大庆| 宜昌| 黄冈| 九江| 信阳| 辽宁沈阳| 渭南| 广安| 琼中| 沧州| 神农架| 云浮| 包头| 克拉玛依| 眉山| 昌吉| 郴州| 澳门澳门| 昭通| 中卫| 温岭| 大兴安岭| 玉溪| 潜江| 巴彦淖尔市| 鸡西| 泰安| 余姚| 固原| 衡阳| 韶关| 昌吉| 东莞| 河源| 临沧| 聊城| 葫芦岛| 河南郑州| 霍邱| 驻马店| 石河子| 萍乡| 晋城| 呼伦贝尔| 玉树| 黔南| 金华| 枣庄| 三沙| 盘锦| 黄南| 潮州| 宁国| 淄博| 长葛| 阿坝| 灌南| 海丰| 慈溪| 张北| 潍坊| 定安| 景德镇| 延边| 阿坝| 琼海| 铜陵| 岳阳| 榆林| 乐平| 宜都| 禹州| 邹平| 嘉善| 双鸭山| 德清| 铜川| 随州| 昌吉| 潮州| 如皋| 德州| 天门| 张北| 乐山| 黔西南| 恩施| 荣成| 泉州| 荆门| 商丘| 林芝| 果洛| 晋中| 厦门| 余姚| 海西| 库尔勒| 简阳|